中润盈和(北京)财务顾问有限公司:地方国企改革进入加速期 混改仍是重头


  本报记者陈红霞实习生陈菁钰郑敏武汉报道
 
  进入2018年,中国国企改革进入加速周期。
 
  近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刘利华率国务院国有企业改革专项督查第四督查组,对湖北省落实深化国有企业重点工作任务情况开展专项督查。督查组先后对葛洲坝集团、湖北民航凯亚、中南设计集团、武汉光谷联交所、武汉地产集团、武汉天马、武汉新芯、高德红外、襄阳轴承、航宇救生等10家企业和“三供一业”项目进行现场督查。
 
  首批被督查的省份还有安徽省。“释放信号很明确,国企改革将在2018年提速。”1月15日湖北省一国企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以股权出让为代表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仍旧是重头戏。”1月15日,湖北省宜昌市政府金融办资本市场管理科杨明认为,预计2018年的混改工作会有范围上的更大拓展与深度上的更好挖掘。此外,并购重组方面也将是2018年推进的“大戏”。
 
  出让控股权的“新”“旧”更替
 
  2017年国企改革重点难点问题取得了重大实质突破。其中,中央企业集团层面和31家省级国资委出资企业功能界定与分类工作已完成,中央企业子企业层面功能界定与分类工作正在开展;中央企业集团层面公司制改制方案已全部批复完毕;各省级国资委出资企业改制面达到97%,浙江、辽宁等地省属国企全面完成公司制改制。
 
  “从具体形式上,2017年已推进的国企改革主要围绕组建国资公司、出让控股权、开展职业经理人试点等方向展开。”上述湖北国企负责人指出,其中最具看点的则是出让控股权的改革。
 
  2015年3月,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对湖北能源集团增资50亿元,借此完成对湖北能源的控股。此后,湖北省政府与中国有色矿业集团签订合作协议,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大冶有色的控股权正式转交给中国有色。在湖北国资委旗下上市平台本来不多的情况下,连续将2个上市平台的控股权出让,这成为当时全国国企改革推进中的一个亮点。
 
  “湖北落实国企改革的思路之一,即一切有利于企业。”上述湖北国企负责人指出,经过了股权的梳理后,上述两企业的经营状况攀升。
 
  自启动国企改革后,各省份旗下国资平台出让控股权的步骤中,湖北不是个案。
 
  21世纪经济报道不完全统计发现,仅在2017年,在山西、上海、云南、天津等省份,已陆续推出10多家地方国企的控股权转让。除了控股权转让外,当前已经推行的热门国企改革措施还包括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组建国资公司制度等,让管企业变为管出资。
 
  “目前各地推进国企改革的方式大体分为出让股权、推行现代企业管理制度、搭建国资运营平台三种。”杨明表示,其中,出让股权可以算是最主要的一种,按照出让对象,可以细分为引入外部民营资本、推行内部员工持股;按照出让份额,可以细分为出让部分股权、控股权以及全部股权。推行现代企业管理制度的核心亮点是开展职业经理人试点。搭建国资运营平台解决的是从企业管理到资本管理的转变问题。当前先行的措施主要是针对存量企业和单个企业,暂未大范围实质推进的并购重组是跨企业的,合资新建则是针对增量企业的,所以其中有一个先管存量、后管增量,先推行个体改革、后推行系统改革的次序。
 
  在杨明看来,以上所有这些改革措施的指向都是直接反映出对具体经营的放权,是为了解决国企的内外部管理体制机制问题。“国企改革不是腾笼换鸟,而是给鸟换笼。国企改革是要给体制僵化、活力不足的国企换个更合身的制度笼子。”
 
  混改“深度”待提升
 
  目前全国第三批31家混改试点名单已经确定。其中,中央企业子企业10家,地方国有企业21家,共计50家。中央企业中已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企业户数占比68.9%,10户开展员工持股试点的中央企业子企业已完成员工出资入股和工商登记,27个省158户试点有序推进。
 
  2017年12月,湖北省政府国资委召开工作会议,将湖北省再担保集团有限公司由湖北省联投集团的子公司调整为省政府国资委直接监管企业,湖北省财政还将筹措50亿元资本金,完成对湖北省再担保集团的注资。
 
  这成为湖北省出让湖北能源、大冶有色等相对优质资产控股权后拓展国有资产管理的新亮点。近三年来,湖北省在逐步清理僵尸企业等常规动作外,还开始培育自身新的国企平台。其间,湖北省搭建省级国资运营平台即湖北省宏泰国有资本投资运营集团有限公司,将其定位为湖北省级金融控股和国资运营平台,此外,湖北省还开始整合省级建筑设计资产,组建中南建筑设计院股份有限公司,并计划将其培养为新的上市平台,而针对这一公司的国企改革工作中,则已启动员工持股试点。
 
  但在市场普遍关注的混合所有制方面,目前湖北省的公开消息还不多。
 
  “这也是个普遍现象。”上述国企人士指出,当前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深度和广度还不够,大部分的混改集中在央企与地方央企之间,更具市场活力的社会资本参与很少,且路径不够明细。
 
  这种局面也在改善,日前,山西焦煤对外公布,探索引导集团各二级公司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而改革的方式则包括发展现有上市公司平台、推进企业上市、引进战略投资者、鼓励各类资本参与集团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鼓励集团资本以多种方式入股非国有企业、探索实行混合所有制企业员工持股和探索优先股方式。
 
  “国企混改的方向,是由独资改为控股、参股、完全退出三种。混改的目的是将企业交给市场,混改一定包含管理体制去行政化的市场化改造。”杨明表示。
 
  并购重组也被视为2018年国企改革的“看点”。此前,央企并购重组已有众多成功范例,广东也已经提出2018年底基本完成省属国资系统的重组,要将85%以上国有资本集中在资产超千亿元的大企业、大集团。杨明说,各个地方有望借鉴央企及发达地区国企并购重组经验,并结合淘汰落后产能、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进兼并重组,突出主业、做强主业,加快横向联合、纵向整合和专业化重组。


Go To Top 回顶部